骑马,找到感觉才独一无二


阳光下的轻骑

  从寻觅感觉开始

  骑术是一门感觉艺术,感觉是人马之间最基本的联系。感觉是摸不到、称量不出而又真实具有的。里手从马的流动中可以“读”出骑手使用的那些感觉,感觉是可以“品”、可以“回味”的。经由常年累月的训练,好的骑手们可以在技巧和知识上大抵接近,但感觉上的差异也因而拉开了骑术水平的高下。

  超级骑手想把他们的感觉教给马,使马一步步成为熟马、好马、顶级马,普通骑手由于自身感觉不够,他们练不出来顶级马,要体会顶级马就只能用钱去买。买来时间长了,本身的感觉不够强,那么马也会逐渐失去感觉,甚至养成坏的感觉,于是要请好骑手来给马恢复感觉,如果马的感觉被严重的破坏,无法恢复,就惟独再买马——用钱买回感觉。现代技巧足够发达,但在骑术方面,无论电脑还是机械都相对替代不了骑手,感觉的传授还得靠人,靠好骑手。所以,骑手的终身都在追求感觉,感觉是保值的。

  德国骑手就很崇尚感觉,他们说感觉都是天生的,可以意会难以言传,是很难“教”的。比如马库斯-埃宁,他骑出的每一匹马,哪怕是四五岁的年轻马,门外汉也会被那种美所震慑。但他的这类感觉,就连和他朝夕相处的弟弟约翰-尼斯也学不来。所以,碰到某种骑术现象的时候,德国教练总有一个万能的答案:属于感觉方面的事,言语无法表达清楚。

  感觉要靠“悟”,悟不到、悟不出时,旁人可以启发,关键是正确的比方,先让人“神会”,再有那么一匹有感觉的马,还要在这匹马出感觉的那个时候,经由过程骑乘抓住。感觉一旦拥有,就属于本身了。但这只是一种或几种感觉,骑马的感觉是一层层的,上了一层就看见了更高的一层。

  青少年多是在马背上学的感觉,他们身材协调,由感性直接抓住感觉;成年人在这方面另有优势,丰富的人生经验和处事道理都邑是比方的载体。女性在这方面最有优势,女性具有独特的第六感,所以常见的女骑手以“不合理”的骑法,击败功力强盛的男骑手。

  感觉要经由过程训练予以强化,强化的本色等于感觉的传送。传送的条件,首先要确定马能正确的明白骑手的感觉,在高级竞技上,感觉的传送要近乎相对的正确,才能保证人马的安全;别的,还要强化传送的速度,马要在瞬间领略骑手的意图并作出反映,这是实现复杂门路的条件。凯撒常说:“必需练到这个状态,我一动念,它(马)就反映。“  优良的妨碍马有着强烈的跳跃欲望,在赛场上骑手要适时发出“稳一点”、“紧一些”的感觉,骑手的这类感觉可以使马跑步的态势瞬间由极限地向前转入雀跃坚定地向前,转换是不破坏节奏的,越是高手越是“无极变速”般的,但最重要的仍是保持向前,坚定地向前!向前是为了这一流动最高的战斗准绳——跨越,所必需的条件;最好的马,也会在奇形怪色的妨碍前胆怯,那是门路师的经心预设。此时,唯有感觉才能瞬间发出强盛的向前的感觉,裹挟着跨越一切铜墙铁壁的感觉,使马立时恢复自信,坚定地实现跨越。

  感觉的传送是双向的,马在瞬间即知道骑手,所以当一个“弱”的骑手,面对超出能力的妨碍,心中涌现“虚”的感觉、对马的不信任感,往往会造成跳越失败。特别是专业骑手,在初级阶段,这类不良感觉必需尽最大努力防止,因为这类感觉会存留在骑手影象中,在从此跳难度更大的妨碍时会复发,另外它还会存留在马的影象中。当屡次发生这类事故时,马的头脑就会“虚”了,其危害水平远远大于肢体的病患,这往往导致马的流动生命的停止。所以,深造骑术要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在这个方面,任何急功近利甚至拔苗助长的做法都是害人害马。归根到底,马是神赐,它不趋于社会的功利价值。马凭感觉,人先自正,方能御马。

  感觉是骑术的高层面,但还需求时间的磨砺,需求下狠功夫。真正的骑手,以信念追求其中,这等于他们的生命。当这些因素会集一身时,方能产生骑手的肉体,这肉体跨越感觉、管辖感觉,这才是最强盛的力量。在最重要的比赛上,顶级骑手们并不一定能施展出全部感觉,但他们能将肉体施展到极致,当他们在绝境中仍能守住的是肉体,肉体让人马奋勇向前。肉体是人马一起克服难以跨越的困难、失掉胜利的基本保证。骑术深造,当从感觉入手,进入肉体。

  (马术在线)